四川新华865棋牌级别管理有限公司

兰香溯源

来源:guolanquan    发布时间:2019-07-10 18:33:33

  兰香溯源

摘自 中交网论坛

  古往今来,人们迷恋国兰,除了喜欢那摇曳生姿的碧叶、雅洁文秀的花朵,更多的或许也就是那唯国兰所特有的迷人幽香了。

  然而,这令人迷醉的幽香究竟来源于花朵的哪个具体部位,似乎同样是一个谜。

  2005年8月的《中国花卉报》刊载过的一篇署名周大文题为“兰以香奇惹人爱”的文章,文中在接近尾声的部分这样写道:“兰香奇妙,植物学家尚未摸清兰花花器放香的具体部位,化学家也未能弄清兰花香气的化学成分,更无法像菊花、茉莉、紫罗兰等花卉合成人工香料香精。日本、美国、瑞士、中国等国的科学家千方百计揭示兰香的奥秘。瑞士化学家凯塞博士,利用现代技术手段,研究兰花放香机理与过程,分析兰花香气成分,并出版专著《兰香》,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得到如意的科学结论。”

  虽说未有结论,但国人对于兰花放香部位的探寻却一直在进行,并时见报道。

  上世纪90年代中,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所的专家们曾用气相色谱仪对兰花香气进行研究,后来有报道称,发现兰花的放香部位是“蕊柱基部的气孔带”;兰家许东生先生则在其著作中称兰花的“‘蜜滴’就能散发香气”;称兰根和叶片也能散发出香气的也时见报道;还有报道称在国兰组培“原球茎分生”过程中发散香气的...

  据吴应祥先生编著的《中国兰花》一书中载,金德荪教授在解剖兰花朵时,发现蕊柱靠近药腔附近有大量的油细胞。因而认为兰花的放香部位是“蕊柱上,近药腔处的油细胞”。

  《中国兰花》一书发行量较大,影响广泛,此论点亦因此被广为引用并流传开来。

  但是,这个如今已为许多兰友熟知的论点却只不过是一个推论,书中在叙述这个论点时的用词也是用了诸如“很可能”、“也可能”这类含混的词句。

  《中国兰花》一书中涉及兰花放香部位的内容在其第三章“兰花的形态特征”。引用如下:“兰花的香气是从花的那一部分发出来的?我们发现:即使很香的兰花,一经授粉,蕊柱变粗弯曲之后,香气立刻消失。很可能香气来自蕊柱。1964年在成都开兰花会议时,曾吃过用兰花的萼片和花瓣炒的菜,尝之有清香味。是否香气由花被而来呢?金德荪先生曾经做过兰花的解剖,发现蕊柱纵切面的药腔附近有大量的油细胞。这些油细胞可能是供应花粉管生长的营养物质,也可能就是芳香的来源。花被之有香气可能是由蕊柱的芳香挥发油熏染而来。对于兰花放香的问题,包括香气究从何来,芳香的成分是什么,放香的化学机制是什么?能否人工合成等等,都还有利于植物学家、化学家进一步的研究。”

  从文中可以看到,虽然作者提出“香气来自蕊柱”,但仅仅是“很可能”,也就是说不一定!


  一个头,两个大...


  据相关研究报道称,兰花的香气来自芳香油脂腺体分泌的挥发油。这些挥发油是由酯类、内酯类和萜类的烯醇、烯醛酮类等有机化合物混合而成。但其成分及含量却因品种而有所差异,且同时因个体及生态条件而异,也就是说,即便同一种类的兰花,其香味也是不一样的。

  那么,作为一个普通兰友,有没有一种方法可以验证一下上述的种种说法,或者亲自探究一下国兰花朵的具体放香部位呢?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相信自己的“鼻子”,因为国兰的香气物质的量其实是极其有限的,只达到“痕量”的级别,相比于仪器而言还是咱们的鼻子“灵敏”些,再说即便有比鼻子更精准的仪器,作为普通兰友的我们,又如何有条件能够使用呢。

  因陋就简,于是只得借了用修理行业惯用的“最小系统”和“排除法”。虽然这样的方法对爱兰人而言显得有些“残忍”,但为了弄清真相,还其本真,也只能当一回“法西斯”了。

  聪明的兰友们想必已经猜出了具体方法,那就是分别去除处于放香期花朵的某一部分,然后以此来判断出具体的放香部位。过程不再详述,结果如下:


  1、国兰的‘蜜滴’(命露)并无香气。因为‘蜜滴’在“排玲”期即会出现,远在花朵开放之前,但在花朵打开之前是闻不到香味的。

  2、蕊柱(鼻)和唇瓣(舌)也没有香味。去除掉外三瓣及捧瓣的花朵即不会再有香味。

  3、真正的放香部位是外三瓣及捧瓣。去除掉蕊柱和唇瓣的花朵仍然会继续放香,放香的持续时间和同期开放的完好花朵相一致,并不会因去除掉蕊柱和唇瓣而受到影响;进一步去除外三瓣或捧瓣的花朵也依然继续放香,表明单独的外瓣及单独的捧瓣都具备放香的能力。

  4、外瓣及捧瓣的放香部位应该是它们的整个表面而非某一个点。因为试验过程中发现,香气的强弱和瓣的数量(面积)是成正比的,亦即香气的强度会随花瓣面积的缩小而减弱。

  5、本结果的试验范围仅限于国兰的花朵部分。


  苏辙《栾城集》卷十四【答琳长老寄幽兰...】篇中曰:“谷深不见兰生处,追逐微风偶得之。解脱清香本无染,更因一嗅识真如。”


  有兴趣的兰友们,大家一起都来嗅一嗅吧!


附上部分实验图片:

▲实验① 同一盆中分别留下鼻舌和捧瓣的春兰“福荷素”(苍岩素),留下鼻舌的不再有香味,留下捧瓣的依然有香...

▲实验② 去除掉外三瓣及鼻舌,只留下二捧瓣的蕙兰行花,半月后仍然有香味...

▲实验③ 去除掉外三瓣及二捧瓣,只留下鼻舌的蕙兰“刺毛素”,不再具有香味...

▲实验④ 去除掉二捧瓣及鼻舌,只留下外三瓣的绿蕙行花,香味至凋不减...

▲实验⑤ 只留下二捧瓣的春兰“西神梅”,放香依旧,但浓度已明显降低...

▲实验⑥ 继续将二捧瓣再次逐步切除,依然会有香味,但浓度亦会进一步跟着递减...


本文转载的中交网论坛 纳兰荣欣 老师的实验贴,本着科学研究精神,老师做了如此细心的实验,值得学习!具体文字的观点,因兰香溯源问题确实属比较高深的问题,在求知的道路上,需要不断去探索。也欢迎众兰友一起去寻求心中的那份美好!


查阅与分享

点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点右上角发送给朋友

订阅 蘭友圈

搜索微信号 guolanquan

查找微信公众账号 蘭友圈

点击 关注 即可

期待后续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