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华865棋牌级别管理有限公司

专栏 余韶文:人心为什么要隔肚皮? 从曹云金砸郭说开去……

来源:iphoenixtv    发布时间:2019-07-10 18:36:56


余韶文
表面上师徒间一团和气
心里说的都是“老子忍你很久了”
一旦利益格局发展到打破平衡
这种“忍”也就到了极限



离开德云社六年,一直隐忍不发的曹云金,架不住昔日恩师郭德纲经年累月、变本加厉的指责于羞辱,终于在对其公开“夺名”这一奇耻大辱降临之后,选择了毕其功于一役的反击。曹云金的砸郭檄文《是时候了,也该做个了结了》惊世一出,居然把个一贯伶牙俐齿、骂遍天下无敌手的郭德纲给砸懵了,赫然高挂起“不想我一句你一句地对骂”这么没底气的免战牌,也真是看上去很丑了。

综管曹云金这一波惊涛拍岸般的历数与讨伐,往事中所有的规矩与矛盾、秩序与冲突、情感与恩怨,归根到底都围绕着一个怵目惊心的“钱”字。

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所以人人趋之若鹜,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钱可以给人带来世俗的小确幸和微微一笑很惊喜。

钱又是这个世界上最坏的东西,因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很多原本欢乐和谐的社会关系或人际关系,都会随着分配不均或钱的此消彼长而分崩离析、不欢而散乃至反目成仇,甚至走向大家原本以为并不存在的人性黑洞。

郭德纲与曹云金师徒一场,曾经也是纲金铁板一块,转眼江湖路远、不再相见,甚至唇枪舌剑,招招不离要害。攻击对方的时候,一个说对方欺师灭祖,一个说对方寡情薄义,都是站在师徒关系的道德制高点上立论。可是具体到论据,拿出来的多半是带数字的铁证,终归绕不过这个“钱”字。

这时我们再回过头去看上个月比“曹云金砸郭”的热度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王宝强撕马”,如出一辙的套路便一目了然,看得清清楚楚。发生在夫妻间这场更狗血的《罗生门》,表面上说的都是感情与婚姻、道德与出轨、教育与孩子的抚养,本质上拉锯战争夺的焦点还是离婚后的财产如何分配。

不仅仅“师徒”反目、“夫妻”分手是“钱”闹的,类似的还有“兄弟”翻脸。如果大家记性还不错的话,应该还没有忘记:曾经称兄道弟、亲密无间那一对电影界的黄金搭档张艺谋和张伟平,最后也是因为“钱”而割袍断义,直至对簿公堂。

此时不由得一声叹息,回到关于“钱”的纠结:如果郭德纲还是那个穷困潦倒到舍不得花一块钱买车票的“北漂儿”,如果王宝强还是那个天天蹲在北影厂门口望眼欲穿的“北漂儿”,就没有德云社的金榜题名时和马蓉的洞房花烛夜,虽然享受不到今天的荣华富贵,也没有今天的糟心烦恼。

可是谁又愿意去过那样艰难的“北漂儿”生活呢?所以无论郭德纲还是王宝强,他们都有一个金钱与精神平衡的人生最佳点,在成名获利的路上。过了这个最佳点,如果不能把持好自己,本来带给他们快乐的“钱”就成了伤害他们的利剑。

所以人生一世,并不是钱越多越幸福。最理想的人生应该是:从来没有因为缺钱而像睡公园的曹云金那样需要看别人脸色,也从来不会因为有钱了还想更有钱而像郭德纲那样跟别人置气。

这两天看了太多关于曹云金砸郭事件的评论,大都聚焦于这个沉甸甸的“钱”字,可话题往往浅尝辄止地停留在了“知钱然不知钱所以然”的层面上。“钱”的破坏力与副作用的确可怕,可是在“钱”的背后,还有社会机制、文化传统和时代特征存在,这些看不见的非物质力量,往往决定了“钱”的破坏力和副作用是被良性抑制还是被恶性放大。

比如很多人感叹:为什么现在像以“曹云金砸郭”和“王宝强撕马”为代表的爆炸性热点日新月异、层出不穷。这其中,固然有:财富骤增给矛盾冲突各方当事人带来的心理预期膨胀以及预期没有达到后的倍感失落,也有文化局限造成的三观不正,还有个人性格与修养不足导致的情商低下,甚至还有精神气质与文化层次差异埋下了早晚会爆炸的定时炸弹,各种各样的不同因素。但还有一条被严重忽略的主要原因是互联网时代信息传播方式的巨大变化。

俗话说:人心隔肚皮。

可造物主为什么把人设定为心思互不可见呢?

敢不敢设想:如果随着科技的发展,将来某一天,人和人之间互相透明,每个人的心思别人不用猜就都明了,那将是一个怎样的世界?除非那时人类已经进化到全心全意都是正能量,否则世界将陷入一种可怕的乱世。

正因为人是亦正亦邪的生命体,一念既生,可能是善念,也可能是恶念。所以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有不堪的往事、不愿意示人的伤痛或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旦这些隐私公诸于世,对个人都可能是一场灾难。所以,适度的人心隔肚皮,恰恰是对和谐人际关系最好的保护。

即以郭德纲和曹云金的是是非非来说,追根溯源,双方原本也是貌合神离,各有各的小算盘。矛盾的种子一种存在,只不过没有发芽而已。有些怨言,基于当年的利益考量,双方都不说破,表面上师徒间一团和气,心里说的都是“老子忍你很久了”。一旦利益格局发展到打破平衡,这种“忍”也就到了极限,并以曹云金的出走告终。

抛开本身的是非,单就师徒分道扬镳后的表现而论,曹云金隐忍六年不出恶语,显然更有利于安定团结。而郭德纲不断发声,花样翻新地抨击、羞辱那些离开德云社的人,自己倒是解气了,可也容易把对方逼急了。

大到国与国之间对话要靠外交辞令,小到人与人之间也是有些话当说、有些话不当说。也许有人说:人就应该有什么说什么,否则就是虚伪。这是走极端,而不是辩证的态度。适度心直口快是好的,过度的心直口快则是缺乏教养。适度地心知肚明却有所不言是分寸,过度了才是虚伪。

现在网上有一句流行语叫“心底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为什么是“心底”而不是“出口”?这就是分寸,如果这些“羊驼”都挂在嘴上,早就天下大乱了。

回到郭德纲和曹云金,如果双方都选择像曹云金前六年的沉默,就不会如今天这般撕破了脸、现尽了眼。可惜郭德纲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而结果必然是他的意气用事给他带来了新一轮危机。

要求一个人永远保持理性是很难的,谁都难免偶尔任性一回。那么为什么过去以“年年撕”为频率的互撕,现在是一浪高过一浪,恨不得月月撕、周周撕、天天撕。

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传媒生态发生了变化。

过去的时代,即使郭德纲想要怒骂和羞辱曹云金来出一口恶气,也需要通过媒体来发布。而媒体出于自身的权威性和责任感,轻易不会发布单方面的负能量信息,这就相当于滤网,把百分之九十九的个人意气用事给过滤掉了。

那位说了,这就是互联网新媒体的时代特征,推翻了传统媒体的权威,人人都有了表达的自由,何其好啊!

其实真正的自由是允许不同价值观和倾向性的媒体同时存在,让不同意见的人有通过不同的渠道表达的自由,而不是提供一个平台就不管了,随便谁都可以随便跳出来由着自己的性子乱骂。严格意义上说,彻底抛开了权威性和责任感的社交媒体,只不过是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唯恐天下不乱的平台,并不是有价值观的媒体。

有一个滤网存在,一定会损失一些通畅性,很多人反感戴口罩就是这个道理。可是我们日常生活很多地方都要用到滤网,就是因为损失一些通畅性是必要的。

 

编辑:豆子

鳳凰相关阅读 


·

·

·

·

·

·